资讯分类

热门推荐

瞿利军——传统文化元素在雕刻中的运用

发布日期:2018-09-26 来源:未知 作者:瞿利军 浏览次数:

    器物制作源远流长,已具有八千多年的历史,玉器作为工艺装饰品和收藏品历来广受各个阶层人士的厚爱,玉器作为一种文化深深植根于中民众之中,古人认为玉 有“仁、义、智、洁、勇”五德,并以此比拟做人之道,有“君子比德于玉”之说。

  苏州玉雕的历史传承及传统文化元素的运用

  源远流长的吴地玉器雕刻

  当人类进入新石器时代,吴地就有了琢玉工艺,并逐步形成多样化,捉摸精巧而有规则的特点。据考古发掘证明,在距今约四千年前的新石器时代晚期,良渚人就以玉为礼器创造了中国最早的玉文化。上世纪70年代,在江苏吴县草鞋山等一些较为重要的良渚文化大型墓葬的考古发掘中,不断地获得玉琮、玉壁等一些不同寻常的器物,反映出良渚玉器在器物装饰方面的成就。随后吴地琢玉工艺在良渚文化之后神秘地消失,一直到一千多年后的春秋时期,吴地的琢玉工艺再现风姿,在春秋晚期吴地真山吴地墓、严山窖藏出土的吴国王室玉器代表了当时吴地的琢玉水平。

  真山玉殓葬饰件,由玉面饰、珠襦、玉甲、玉阳具饰组成。这套玉殓葬饰件或许就是汉代在贵族墓葬中流行的金缕玉衣的前身,而严山王室玉器中双系拱形起脊玉饰则开创了后代多节玉作的先河。

  汉代有玉璧、玉饰、玉带钩等在吴地天宝墩出土。五代时,有鎏金玉饰、玉佩、玉坠、玉璜等饰玉出土。据记载,五代吴越广陵王钱元璙曾令吴郡玉工颜规到宫中便厅解玉。北宋时,吴地玉器制作十分发达,成为全国玉器生产的重要地区。北宋崇宁年见(1102~1106),朝廷在苏州设立造作局,吴地玉匠在局内专为朝廷制作玉器玩物,供皇帝及贵族享用。

  吴地琢玉真正的鼎盛时期是明清两代。明清时期吴地的琢玉以雕工精湛细致、造型独具匠心、纹饰繁简恰当、风格独特、形式多样而名扬天下。由于文人的参与,吴地琢玉的文化艺术属性较强,其特点可用“空、飘、细、巧”四个字概况。“空”,即造型空灵、虚实得当;“飘”,即刻线流畅、飘逸自然;“细”,则是指琢磨工细、精致耐看;“巧”,为因材制宜、设计精巧。特别是“巧”字,是吴地琢玉区别于其它琢玉地的最显著地域特征之一,与同为全国制玉基地的北京和扬州相比,吴地的琢玉小品较之上述善制大型器物的地区更为爱玉之人士所钟情。

苏州玉雕的历史传承及传统文化元素的运用

  明代宋应星在《天工开物》第十八章“珠玉”中称 :“良玉虽集京师,工巧则推吴郡。”说明了明代吴地的玉器雕刻的“工巧”已经在全国享用极高的声誉。明代中期以来,吴地琢玉业艺工数量众多,琢玉技巧高超,高手名家辈出。他们琢玉的主要特点是多采用白玉、琥珀、水晶、玛瑙等玉材,雕琢出各种精巧的小品。其中琢玉名手首推明嘉靖、万历(1522~1619)年间的陆子冈,他的技艺不仅影响了以后的苏州制玉几个世纪,也波及了全国的玉雕界。  
以陆子冈为代表的玉文化

苏州玉雕的历史传承及传统文化元素的运用

  陆子冈(又名子冈),太仓人。他擅长玉器立雕、镂雕、阴刻和剔地阳纹等。其所琢玉器大多为日常用品,如壶、杯、水注、水丞,笔洗等,并以人物、花卉、鸟兽及几何纹图案作为装饰。其所刻铭文诗词均为剔地阳纹,落款多刻在隐处,有“子刚”、“子刚制”、”子冈”,故其所琢之玉器统称为“子冈玉”。他的名作“玉水仙簪   ”,人们赞叹其“玲珑奇巧,花茎细如毫毛”,花托下的茎枝如头发一般纤细而柔韧不断,真实细腻地表现出花朵娇嫩婀娜的姿态。明代画家徐渭曾咏玉水仙簪云:“昆吾锋尽终难似,愁煞苏州陆子冈。”子冈所琢玉器在当时就极为珍贵,一枚玉簪价值达五、六十金。北京故宫博物院今藏有其作品花插、青玉石盒等。陆子冈的琢玉技巧代表了明代琢玉工艺的成就和发展,对以后几百年的玉器工艺都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后世琢玉艺人多有仿制其作品。与陆子冈同时代的吴地琢玉高手还有贺四、刘淰、王小溪等,并各有特技和擅长。

  清代苏琢工艺更盛,其玉器以小件玩物为主,制作以精巧见长。清代雍正初年,朝廷在造办处设立玉作坊,将上好的玉器选送北京,供宫廷使用,并在吴地征召琢玉艺人至北京为皇室琢玉。当时在北京前门一带,苏州玉工的声名是最为显赫的。乾隆年间(1736~1795),苏州向朝廷接送了玉器五十起,品种有玉佛、玉宝、玉册、玉瓶、等三十一种,数量达三百九十七件。在嘉庆二十五年(1820),苏州琢玉艺人建立起玉业公所。道光(1821~1850)以后宫廷向苏州派做的玉器有所减少,但民间对玉器的需求切逐渐增大。苏州城内外琢玉作坊达八百多家,并且形成了以苏州阊门外吊桥堍为中心的玉器交易市场,这使得吊桥有了“玉器桥”的别称。而在阊门内一条以春秋著名侠客命名的专诸巷里,集中了众多玉作和能工巧匠,他们之间分工协作,切磋技艺,形成了一个玉器制作销售中心。小巷附近的周王庙也因此被称为“玉器庙”。乾隆皇帝曾有“相质制器施琢剖,专诸巷益出妙手”的诗句,可见专诸巷玉器制作的影响。据记载,道光(1821~1850)年间,苏州琢玉艺人较著名的有徐鸿、朱安普等,他们擅长人物、花鸟。所琢仕女,姿态逼真,含情脉脉;所琢玉鸟神态自然,栩栩如生。现收藏苏州博物馆的白玉双龙耳圆杯、碧玉双耳八骏蕃莲大洗等都是清代的作品。同治年间(1862~1874)沈时丰、陆景廷等人,在上海筹建玉器行业公所,开拓发展新市场。光绪初年(1875)吴地玉器开始通过上海的洋业出口,外销品称为“洋庄”,品种大多是玉杯、玉盘以及玉器小件等。

  传统文化元素在当代玉雕创作中的运用

  当代的苏州玉雕是苏州琢玉历史的延续,其玉雕传统文化元素的运用已较为普及。综其分析,我认为主要有五个方面的表现。一是借鉴和吸收传统的“姐妹艺术”,并加以变化、融合。玉雕的姐妹艺术如竹、木、牙雕,铜器、石器、瓷器、紫砂等工艺门类。它们的造型及其装饰为我们提供了丰富多彩的素材。俞挺大师所作的茶壶一类的器皿造型,很多是吸收和借鉴了紫砂的表现形式,其纹饰则从铜器、石器、瓷器中获取灵感;二是将传统图腾及青铜纹饰加以演变,并为我所用。蒋喜大师的作品就有很多借鉴和参考高古时期的龙凤图案的范例,作品做得非常巧妙和精美。葛洪大师的作品有很多也是融古代图案和现代审美理念于一体,并加以巧妙组合,突出了形式美;三是将宗教信仰题材运用在玉雕艺术的创作中,充分展现出现代美。杨曦大师的观音作品系列借用传统题材给人以耳目一新的感觉,他结合自己的理解,塑造的观音形象可以说是美轮美奂。曹扬先生的作品在文学、诗词、音乐、宗教中获得灵感,从传统文化中吸收养料,尽情展现意境美,如《道法自然》;四是运用传统文人书画作品,利用其构图、水墨关系、色彩关系,改进玉雕雕刻手法,使之不施丹青却显华彩;五是,运用经典的人文故事,像《红楼梦》、《西游记》、《西厢记》等题材,这些题材在玉雕创作中也不胜枚举。

  至于我本人,在继承苏州玉雕传统风格的基础上,涉足白玉仿古挂件、摆件,器皿件诸品种,追求“空、飘、细、雅”的“苏作”风格,传统文化元素的运用似乎广泛一些,尤以制作白玉薄胎器皿件为长。

  要说“薄胎”,第一印象是景德镇薄胎瓷器。那晶莹的光泽,薄如蝉翼的器皿,让人惊叹制作工艺的艰难和陶瓷工艺的精美。薄胎的玉器制作借鉴历史上和兄弟姐妹艺术的造型和纹饰,需要经过更为艰辛的过程,用“鬼斧神工”来形容毫不为过。薄胎玉器起源于宋、元时代,至明代才出现了真正的薄胎玉器。“玉花形杯”、“薄胎笔洗”即为这类玉器的代表。明代的琢玉技巧较之宋元更为精美,随着文化的交流传至印度,逐渐沁入印度的文化特征,产生了所谓的“蕃作”流派,也就是“痕都斯坦玉作”。在薄胎器皿的造型上,我追求或厚重庄严,或薄胎空灵的超凡脱俗的皇家风范;在工艺上追求或浮雕、或深雕、或镂雕,堪称巧夺天工的秀美纤巧,力图展现出江南水乡的
隽秀和灵气。

  要说传统文化元素在当代玉雕创作中的运用应该说是比比皆是,诚然,其运用得当与否是鉴别作品优劣的分水岭,这里有高低之分、文野之别。

   (作者系中国玉雕大师、江苏省工艺美术大师、研究员级高级工艺美术师)